甜点君

其实吧,我是杂食动物来着。。。

卧槽,我今天刚上线就看见了这个,吓的我以为我出现幻觉,然后我再仔细一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官方爸爸疯狂打call,然后我上网查了下官方微博,扑通跪倒在官方爸爸的宣传视频上,我的妈呀!(默默翻看支付宝余额中)

不愧是金主爸爸,谢谢爸爸给我加的buff,红包抢到了好多!李怼怼爸爸新年快乐!

【双叶生贺】来做蛋糕吧

祝双叶生日快乐和儿童节快乐!
发晚了,干脆两个日子一起过好了!
———————————————————

叶修的生日这天,许多联盟里叶修的好友都跑过来打算给他庆祝。但是大家凑在一起后,又一时不能统一意见,在争辩了一个小时之后,最后苏沐橙的点子脱颖而出,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我们该怎么做?”王杰希看了两眼食谱说。

“当然先买材料啊,除了基础材料外,你们想做成什么味的,就买点对应材料。”苏沐橙边奋笔疾书的抄着原材料边说。

于是得到采购单的各位,就开始了采购,当然中途也是出了不少岔子。

“啊,我忘记买这个了,你拿着这些先走,我再回去一趟。”

“等……”

被塞了一大堆袋子的肖时钦绝望的看着跑远的没带钱的孙翔,风中凌乱。

“呀,我不会挑水果啊,这个不行,看起来不新鲜,这个也不行,看起来就不好吃,队长队长,你会不会挑啊,话说这些水果居然也不弄个试吃什么的,这让我怎么知道那个好吃,那个不好吃嘛……”

“少天,蛋糕上的水果,一般都是罐头水果吧!”

在黄少天还在纠结买什么水果时,喻文洲已经选了好几个水果罐头了。

最终,在经过各种鸡飞狗跳后,每个人都搞定了食材问题,不容易啊,苏沐橙看着摊在沙发凳子和地上的选手们偷笑。

“哎哟,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买了好多吃的,在兴欣开宴会啊?”

玩了会荣耀的叶修从房间里走出来,被倒在地上阵亡的张佳乐吓了一跳后,看到桌子上摆满了食品袋。

“这些是做蛋糕的材料,我们打算每个人做一小块蛋糕给你庆祝生日!”苏沐橙边整理着食材边给叶修说。

“每个人,我吃的完吗,别到时候浪费了!”

叶修看了眼联盟选手的人数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不然几个人一起做一个好了。”王杰希提议。

“可以。”张新杰扫了下选手们,“以俱乐部分组比较好。”

“不行不行,你们霸图有四个,你当然这么说了,张新杰你个心脏!”黄少天第一个不服。

“呵呵,我看这样挺好不是吗?”叶修笑了笑。

“臣附议!”方锐跟上。

“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包子高举着手高兴的说。

苏沐橙笑笑表示同意。

你们兴欣的都在这了,肯定同意啊!

所以人看向叶修,心里想到:叶修你个大心脏。

到做蛋糕时,大家一开始没想到做蛋糕还有那么多的讲究,虽然照着食谱,但结果做的成果还是惨不忍睹,叶修看了一眼他们做的蛋糕表示:如果我生日的时候一定得吃你们做的蛋糕,那我还是不过了吧。

“挺不错的,还是沐橙厉害,看看,你们都学着点!”

叶修拿起沐橙做的小蛋糕尝了尝,在夸奖了沐橙的同时,再一次嘲讽了众联盟成员。

“叶修你大爷,你说我们,你就很会吗!”
被批评的最惨的张佳乐指责道。

“呵呵,最起码不会像你一样,会把蛋糕烤爆炸。”叶修淡定回击。

“你你你…”张佳乐气到语无伦次。

“唉,就知道你们这群渣渣不行,我早就定好了蛋糕,感动不?”

叶修默默拿出他定好的大蛋糕放在桌子上。

“叶修你买了蛋糕不早说,不厚道啊。”

方锐立马把自己做的丢一边儿开始抢蛋糕。

叶修吃着沐橙做的小蛋糕,看着那堆抢蛋糕的人笑而不语。

最后联盟的大家还是一起过了个很热闹的生日,除了叶修本人,因为他是被集火的最惨的,脸上抹满了奶油,还被拍了下来,一世英名尽毁什么的想想就很绝望啊。

几天后,叶秋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秘书就提来了一个盒子,满脸尴尬的说:“boss,您的哥哥给您寄了个礼物,您看……”

“嗯?”叶秋一惊,自家哥哥居然会给自己寄礼物,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叶秋把盒子接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盒子上面卡片上的字:祝我的弟弟儿童节快乐!叶修寄。

叶秋:“……”

叶秋:“!!!!!”

叶秋:“叶修你个混蛋啊啊啊啊啊!”
End
================================
小剧场:
叶秋虽然很生气,但最后还是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装了个小蛋糕,表面就是很普通的奶油涂了一层,还不是很均匀,上面用果酱写了个丑丑的生日快乐。

叶秋沉默了一下,就上QQ猛敲叶修。

叶秋:蛋糕什么鬼?

叶修:生日蛋糕嘛,因为我不会做,所以学了两天,昨天下午才做成功。

叶秋:那写生日快乐不就好了吗,儿童节是什么鬼?!

叶修:今天不就是儿童节嘛,这个蛋糕就算两个日子都庆祝了,挺好的。

叶秋:什么挺好,哪有那么算的!!!

叶修:唉,这么大人了,还斤斤计较的,祝笨蛋弟弟生日快乐和儿童节快乐,行了吧。

叶秋:不是的,叶修你个混蛋!!!

今天的叶总依然很心塞,有蛋糕吃都不能弥补他收到的伤害。
——————————————————
心疼一秒(蜡)

【生贺】双叶生日快乐

祝叶修叶秋5.29生日快乐!!!

愿你们荣耀加身照亮世界,荣光不熄!!!

我会一直爱着你们!!!

【陶叶】那只猫

突如其来的一个神奇的脑洞
我终于克服了懒癌,写了出来
—————————————————————————

叶修独自缩在房檐的角落避雨,天上虽然只是下着小雨,但叶修还不想把自己身上弄的湿乎乎的,因为会很冷。

它呆着避雨的这栋别墅里空荡荡的,房门落地窗门都锁着,叶修进不去,它就只能看着屋子里到处贴着的封条发呆。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它是认识的,叫陶轩。

说起这人吧,其实挺套俗的,大概就是个兢兢业业的小店员,结果某次抓住了个机遇,成了小老板之类的。

这人当了小老板后,慢慢扩大经营,后来生意做大了,心思也开始不正了,背地里干了些违法的事,最后被查出来,结果给进去了,其实也挺狗血的。

叶修原来就是这家的猫,但自从那天那人走了之后,就没再回来了,所以叶修决定等那人回来,但什么时候会回来,叶修它也不知道,就只能在这等了。

叶修望着屋檐外的细雨,它想起自己小时候,只是因为毛色生的不好看,就被觉得自己不是纯种的主人丢弃,而自己毛色纯正的双胞胎弟弟则躲过一劫。

那天也是这样的小雨,叶修平静的看着打在旁边的雨,用尾巴挥了挥溅往脸上的水滴,但水滴还是糊湿了一点脸上的毛。

那天的它,在一个破了一个大洞的鞋盒里,被雨水打湿了毛,泥和着雨糊了一脸,它那时还只是小小一点,它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过这天,它只能本能的叫着挣扎着,即使它已经没了什么力气。

“这什么,好像是个什么活的东西,猫吗?”

陶轩受到了惊吓,天知道他只是想扔个垃圾,就被个什么湿乎乎的东西搭在了手背上,还以为是虫子,本来差点就拍掉了,结果听见了微弱的咪咪声,才发现搭在手背上的是个细小的猫爪子。

陶轩大概也没想太多,就把小猫抵溜回家了。

那时的陶轩还是住在一个老式单元房里的,空间也算是有点小的。

养只猫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陶轩打量了下自己的房子想到。

陶轩给它用吹风机吹干,把它脸上身上的泥块扣掉,他弄完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把小猫先用毛巾包住,看着小猫艰难的呼吸。

本来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陶轩甚至都觉得他捡回来的这只猫活不过今晚,结果没想到这只小猫硬是挺过了整晚,活了下来。

陶轩挺高兴的,毕竟他也不愿意自己捡回来的小生命给死了,而且他觉得有个什么陪伴自己也是不错的,最起码有个能惦记的小东西。

然而在捡到小猫没多久后,陶轩就交到好运,得到了机会,发了点小财,自己成了小老板。

陶轩当晚回家后,兴奋的抱起小猫就转了几圈,直夸它就是自己的福星,小猫不知道那人为什么那么兴奋,也跟着喵喵叫了几声。

之后又几次的顺风顺水让陶轩坚定的认为是自己捡回来的小猫带来的,于是对它的照顾越发精细,甚至还跑到寺庙,为小猫求了个名字——叶修。

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陶轩忙碌之余,绝对不会忘记照顾叶修;而叶修也很懂事,陶轩白天去工作,它会出去玩,但晚上陶轩下班回家时,它一定会在家里等着。

陶轩如果在家里处理一些文件之类的时,叶修也会静静乖乖的,不会给他添什么麻烦。

于是那几年的陶轩靠着自己打拼,慢慢生意扩大,不但能买得起大房子,还能买车了。

那时的陶轩觉得人生简直不能更圆满了,而叶修同样喜欢着这样认真努力的陶轩,同时也欣喜着自己能够给那人带来动力。

可是这一切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叶修眯了眯眼,刚才还眷恋柔和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那貌似是陶轩慢慢应酬和饭局多了起来的时候,陶轩回到家时总会喝的烂醉,叶修不喜欢他身上的酒味,所以也不是很喜欢陶轩醉酒后的亲昵。

这大概就是疏离的开始,陶轩渐渐开始越来越晚的回家,花在赚钱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叶修依然每晚按时回家,但却等不来那个会按时回家,会想着它的陶轩了。

而陶轩在家里时,也总会有人来拜访,忙碌的陶轩也慢慢开始忽略了叶修,叶修则因为不喜欢家里乌烟瘴气的气氛,经常会在来人时跑出去闲逛。

后来,陶轩在生意场上认识了一位叫刘皓的青年,这个人说的话做的事都很符合一些老板的胃口,所以在圈子混的很开,刘皓也常喜欢带着东西去这些老板家里做客。

在某天刘皓来陶轩家做客时,叶修刚好闲逛回来了,被刘皓看见了,以为是偷跑来的野猫,正想一脚把叶修踢出去,结果就被叶修跳起来狠狠挠了一道血印。

陶轩看到这幕,赶紧把叶修抱到一边,关切询问刘皓的伤势,刘皓在知道叶修是陶轩家的猫时,大度的表示没事,但却在要走的时候,阴冷的瞪了叶修一眼。

之后的事,叶修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后来的陶轩不知道怎么了,在家里来人时,会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不让自己出来。

叶修能自由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它经常只能呆在屋子里,不能出去让别人看见它,而屋子里除了必备的食物,水和猫砂,就没别的了,陶轩也不再常来,因为自从他在家里来人时就把叶修关起来后,叶修就拒绝了和他的亲昵。

但叶修还是找到了出去的办法,他努力的从飘窗台跳上去,踩着把手,蹦到空调上,从通空调线的洞爬出去,然后跑到附近有一对漂亮的布偶猫兄妹的家里玩。

直到那个刘皓带来了一只猫,和叶修一个品种,但毛色却比叶修好看的猫。据说陶轩很喜欢它,也给它求了个名字——孙翔。

“陶老板,您看孙翔它多活泼可爱啊,还是纯种,比那只叫叶修又懒毛色又不纯的猫好多了,这才是能配的上您身份的猫……”

再后来,陶轩买下了这套别墅,搬来了这边。陶轩在搬家那天难得的放了叶修出去玩,叶修跑了出去,仿佛很高兴自己能出来放风。

而陶轩则是安静的目送叶修跑远,在长叹了口气后,抱着孙翔上了车,再没回头。

本应该跑远的叶修从小区假山后走出,平静的看着陶轩的车开动后,悄悄跟在了后面。

“叶修,你在这儿啊,我给你留了几块带鱼,还不快回,晚了就没了!”

陈果打着伞,跑了过来,把叶修抱起来搂进怀里。叶修蹭了蹭陈果,示意她快点带它回去。

陈果无奈的抱着它往回走,一路上还在不停的说教着,叶修生无可恋的用爪子捂住了耳朵,借以抵挡陈果的音波攻击。

陈果看它捂了耳朵,就再不说了。没了声音,叶修也重新懒洋洋的窝回陈果怀里,陈果用衣服把叶修搂紧,防止它生病。

雨不断打在地上,一时间显得静悄悄的。陈果看着怀里的猫,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它,它就一只猫走在雨里,在这个小区里来回徘徊着。

陈果对于小动物是很喜爱的,当时看它浑身湿透,心疼的用外套包住它,带了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冻傻了,它也没怎么挣扎。

本来陈果给它洗澡时还担心它会乱扑腾,结果发现它还挺安静的,配合程度上也能感觉经常洗,而且脖子上还带着写着“叶修”的小项圈,陈果判断这应该是家养的。

可之后陈果在小区询问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人丢猫,所以只得先自己养着了。但叶修也是个挺省事的猫,不挑食也不会乱在家里大小便,一般都会很乖,这让陈果省了不少心。

除了老喜欢跑出去转悠,不过它还是会在晚上前回来就是了。陈果一直不明白,这种看起来训练的很好的猫,怎么会在外面流浪。

直到某天,她的好友唐柔带着家里的布偶猫来玩时,才发现这只猫就是原来常去她家玩的那只,但后来被原主人抛弃了,原因只是因为嫌弃它不是纯种,带出去会丢面子。

陈果记得自己当时就炸了,如果不是唐柔拦着,可能就冲出去了,陶轩她还是知道的,是住在他们小区里的,就离她家不远。

虽然她被及时拦住了,但她还是很生气,对这种随便就丢弃了小生命的行为,她向来是看不得的,可惜她就算找上门去,也不能怎样。

“这种人品就有问题的人,估计做的生意也不怎么干净!”

陈果一时的气语,没想到成了真。

那天很多小区的人都看见陶轩被警察拷走,周围的人看着陶轩一边切切私语一边指指点点的,陈果抱着叶修蒙蒙的看着,觉得自己可能有乌鸦嘴的潜质。

结果在她发呆的时候,叶修突然从她怀里越到了地上,小跑到了陶轩面前。

“…叶,叶修?!”

陶轩因为被抓,心里正在胡思乱想时,突然冒出来的叶修让他整个人一机灵。他表情复杂的向抓着他的警察简单解释了下,然后蹲下来,摸了摸叶修。

陶轩的心情难以言语,感觉很久没好好看看这个他亲手养大的猫了,它还是一点没变,那自己呢,陶轩看着手腕上的手铐,悔恨和着酸涩,搅的五脏六腑都在痛。

“还是那么丑。”

陶轩在最后被带走时,把那个他当年送给叶修的小项圈拿走了,叶修目送载着陶轩的警车离开,在原地蹲了一会儿后,扭头走回了陈果旁边。

自那之后,叶修还是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出去溜达时,也会去那个被封住的别墅玩。今天刚好赶上下雨,幸好陈果出来找了下,差点就被困在这儿了,叶修甩了甩尾巴。

叶修被陈果抱回了家,把打湿的一点毛烘干后,叶修窝在餐桌边,看着电视,悠哉的吃着带鱼,叶修眯了眯眼,这样的猫生也不错嘛。

End

===================================
小剧场:
“叶修,我那份的带鱼呢?!”
客厅里一只漂亮的布偶猫炸了毛。
“沐秋大大不是说去捕鸟了吗,你既然都吃过了,那你的那份不就应该给我这个没吃饱的吗?”
叶修舔了舔爪子。
“去你的,我也没吃饱,啊啊啊啊,赔我带鱼!”
叫沐秋的布偶猫扑了过去,和叶修打成一团。
而另一只叫沐橙的猫则边吃着带鱼边无奈的看着它俩撕逼。
今天的沐橙也觉得自家哥哥和哥哥的好友没吃药。

【关于韩叶】突如其来的脑洞,快住脑!

我突然有了个贼清奇的脑洞,就是关于灵魂互换的。。。。
嗯,就是韩文清和苏沐橙灵魂互换后的韩叶文。。。
就是韩叶相互暗恋,在某次战队交流,叶修蹭韩文清的床,结果第二天早上。。。
苏沐橙:“叶修怎么在我怀里睡觉?”
韩文清:“这绝对不是我的房间!”
叶修:“什么鬼?!”
我可能是病了。。。。
但我的手在蠢蠢欲动啊,怎么办。。。。
那应该是我的手病了。。。。

【韩叶】烟草精

韩文清家里有只烟草精。

韩文清不怎么抽烟。

但烟草精喜欢,毕竟是烟草精嘛。

“叶修,把烟交出来!”

每天都被韩大魔王逼迫交烟的叶修不断挣扎着,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不!”

今天的叶修也用自己弱小的身板和与0.5鹅战斗力奋力抵抗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再次目睹着烟在自己面前被韩魔王无情没收的惨剧后,叶修无力的倒在沙发上。

“老韩,三天了,再没有烟草,我就要死了。”

“不行,抽烟多了对身体不好。”

“我都说我是烟草精了,抽烟是补给好吧!”

“没用的。”

韩魔王冷漠的看着叶修,拒绝了叶修想要烟的理由。

“老韩,你怎么能不信我呢?”

叶修痛心疾首。

“理由太幼稚。”

“……”

虽然之后,叶修没放弃的还闹腾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被大魔王以绝对的优势镇压,真的是非常冷酷无情。

第二天早上,镇压了大半晚叶修的韩魔王醒来,却没在床上发现叶修。

淡定的在家里找了一圈以后,终于不淡定的从厕所令出了自家恋人。

没错,令。

叶修抬起那张幼齿的脸,愤怒的瞪向韩文清。

“你看,都怪你不给烟,我现在变成这样,你说怎么办吧!”

“你想怎么办?”

韩文清把叶修轻放在沙发上。

“把烟还我,以后也不能收我烟!”

“不行。”韩文清拒绝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小心思。”

“老韩,我都成这样了,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给烟可以,不过我要先问件事。”

韩文清从口袋抽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怎么会有叶秋手机号?!”

“问他要的。”

韩文清一手摁住扑过来的叶修,一手开始讲电话。

“喂,叶修他如果因为缺烟变小,该怎么解决?”

“…他变小了?!”

“嗯,烟草精,我知道了。”

“……好吧,别让他超过三天不抽烟就不会变小,虽然是补给,但也不需用太多,就像人体摄取糖分一样。”

电话对面的叶秋很无奈的向韩文清交代着相关事宜。

“明白了。”

韩文清挂了电话后,看向一脸生无可恋的叶修。

“你现在要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

“太多不行,不过一包还是可以的。”

“今天份的?”

叶修的眼睛一下亮了很多,仿佛被救赎。

“一个月的。”

叶修瞬间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省着点抽,如果之后因为一时贪嘴,结果因为没烟变小。”韩文清瞪向叶修,“我不介意养孩子。”

“呵呵。”

End
================================
小剧场:

“就知道你管不住自己。”

韩文清黑着脸,嘴上冷嘲着叶修,但还是把他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老韩,这个月都快要完了,我之前一直忍着,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两根烟?”

再次因为没烟抽而变小的叶修一脸乖巧的说着,就好像在向大人讨糖。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小表情,感觉自己整个心都被击中了。叶修看有希望,立马各种卖萌。

韩文清任由他卖萌,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不行,说好的一包就只能一包,这个月马上就过去了。”

韩文清边说边安慰性的摸了摸叶修的头。

「pia——」

叶修一脸冷漠的拍开了韩文清的手。

“老韩,你变了,你的心变脏了!”

叶修痛心疾首,觉得日子可能真的过不下去了。

【求助】是什么控制了我的手

因为一直很喜欢全职,所以但最近终于决定要自己产粮。。。。。。但是,脑洞一个接一个,我却死活写不了,啊啊啊啊,是什么控制了我的手,让我打开文档后又关上了;啊啊啊啊,是什么控制了我的身体,让我爬起来后,又倒回了床上。。。。。。(心痛)









求问哪里能治懒癌,在线等,急!

【韩叶】打吊针

叶修因为最近忽冷忽热的天气感冒了,本来想着在家歇两天就没事了,结果两天后不但没好,还开始发烧咳嗽,被韩文清硬是从被窝里拽出来去了医院。

叶修抽了抽鼻子,虚弱的瘫倒在输液大厅的椅子上,因为大半天不停进行的医院一系列程序以及不停的上下楼让他很是心力交瘁,感觉再动一下就得拉去抢救了。

“咳咳咳,老韩,我好难受啊。”叶修捂着嘴边咳嗽边对韩文清说。

“谁叫你平时不好好锻炼身体,一两步路都走不动,看你这弱不经风的样子,怪不得要生病!”韩文清皱眉说道。

“我平时哪没锻炼,我天天打荣耀就已经算是锻炼了。”叶修讲的理直气壮。

韩文清毫不在意叶修的胡扯,淡定的表示以后每天都打算抽一小时来监督叶修锻炼。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的拉过韩文清的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说:“老韩你人性呢,我还发着烧,你居然就在说锻炼这么残忍的事情……”

韩文清听着叶修垃圾话,却也没再说什么,只在摸到叶修发热的额头后给他到了杯热水。

“叶修!”一名护士推着一辆移动小车叫道。

“哎,这里!”叶修举手示意了下。

护士把小车推过来从上面拿了打吊针用的东西和写着叶修名字的吊瓶,核对了身份后给叶修挂上了吊针。

“觉得手冷吗,我带了毛巾。”虽然是疑问句,但韩文清直接从包里拿出了毛巾裹在了叶修手上。

“哎哟,没看出来老韩你这么贤惠!”叶修笑了笑,“话说我这个吊针怎么滴的这么慢?”

“滴的太快会手疼。”韩文清边说边打掉叶修已经摁在调节器上的手。

“唉,咳咳,我还想快点打完回去......”叶修仰头看着吊瓶说。

“打游戏吗?”韩文清打断,“没门,回去后给我乖乖休息,不然就别想再碰电脑一下!”

“啧,老韩你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叶修侧身摊在韩文清身上。

“哼。”韩文清稍微调整了下坐姿,好让叶修靠的舒服点。

叶修靠着韩文清,熟练的从他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看,边看边说:“老韩你的手机里真干净,连个游戏都没有。”

“还生着病呢,玩什么玩,小心走针,待会儿还得重扎!”韩文清把手机拿了回来。

“那也太无聊了,难道就这么干坐着?”叶修瘫倒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

韩文清把叶修的头扳回来按在自己肩上说:“那就休息一会儿,等你睡醒应该就吊完了。”

“希望吧。”叶修看了两眼吊瓶,然后靠着韩文清说了一会儿话后就睡着了,而韩文清则一直盯着点滴,以便在吊瓶吊完时,及时更换。

当叶修再次醒来时,已经两个小时后了,脖子又疼又麻的,韩文清边给叶修揉着脖子边数落:“睡觉都不老实,还嫌脖子僵!”

“哎哟,疼,别捏,让我自己缓缓。”叶修缓慢的扭动着自己的脖子,试图让脖子好受一些,“话说我睡了多久,快打完没?”

“睡了两个小时,第二瓶快吊完了。”韩文清瞥了一眼吊瓶。

“怎么还有一瓶,天都要黑了。”叶修绝望的看着慢慢悠悠的点滴,“我想回去吃饭,好饿。”

“一时半会也吊不玩,我去买点饭。”韩文清说,“但你这瓶快吊完了,我得等你换了第三瓶才能去。”

叶修闻言挣扎着坐起来,把调节器拉过来,推到最上,点滴瞬间变快。

“胡闹!”韩文清生气,把调节器夺回去后,又调了回去,并且不让叶修再碰调节器。

“那要不老韩你先去买,我看着。”叶修抢不到调节器,无奈之下说道。

“不行,我不放心!”韩文清皱着眉。

“哎呀老韩你不饿吗?”叶修坏笑,“想想鸡腿,臊子面,炒饭……”

“等你吊完这瓶再吃!”

“……”

第二瓶终于在叶修和韩文清的虎视眈眈下,瑟瑟发抖的滴完了最后一滴。

韩文清穿上外套出去买吃的,叶修拿着从韩文清那里硬要来的手机看新闻。

“我看了下,汤汤水水不好拿,快餐之类的没营养,就买了包子。”韩文清很快就提了两袋包子回来,“一袋素的,一袋肉的……”

“肉的!”叶修的眼神在肉包子上打着转。

韩文清淡定的向两个袋子里互相匀包子说:“我的意思是要荤素搭配。”不过虽然他这么说,但还是多匀了几个肉包子给叶修。

叶修接过袋子准备放在腿上时,韩文清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刚在外面要的广告,垫在了叶修腿上:“注意一点,别把裤子弄油了,不好洗。”

“老韩你真贤惠,可以嫁了。”叶修把袋子放到腿上说道。

“闭嘴,好好吃饭。”韩文清夹起一个包子塞到叶修嘴里。

最后在11点之前,叶修终于打完了吊针,韩文清拉着迷糊的叶修往回走,而叶修则因为这几天生病难受没睡好,所以这会儿困的要死。

继叶修好几次蹲下又被韩文清拉起来后,韩文清最终无奈的决定背着叶修走。韩文清背着叶修慢慢的走着,害怕他又着风。

“叶修,回家好好休息,听见没!”

“…知道了,老韩。”
End
================================
小剧场:
韩文清洗完澡出来后,发现本该倒在床上的某人爬到了电脑旁边,努力瞪着快闭上的眼睛看着,手上快速的敲打着键盘。
“叶修,滚过来睡觉!”
“我就上线看一眼。”
“…然后发现了boss,所以跟着一起抢?”
“没错,就是这……”
韩文清淡定的把刚拔下的插头放到了一边。
“老韩,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病人!”
“你还知道你是病人,睡觉去!”
“病人不是想要啥就能给啥的吗?”
“……”
“……”
“…下次boss我帮你抢。”
“老韩,我们睡觉吧!”
“……”

【伞修】我只是想回个魂(下)

结果第二天,苏沐秋在头痛欲裂的情况下醒来时,还以为是叶修干了什么。
“叶修,你做什么了,我头好疼……”
“淡定,回魂后遗症而已。”
苏沐秋侧头看见病床旁边坐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时,瞬间就惊呆了。
“你谁?!叶修吗?!!”
苏沐秋愣了一下,然后从声音中判断出的结果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想坐起来问他怎么回事时,整个身体又是一阵剧痛,苏沐秋挣扎了一下就又倒回了床上。
“咦,我还真回魂了?”
“嗯,因为感觉到你今天会回魂,所以想今天带你来这边看看,结果你凌晨的时候灵魂波动,而且死活叫不醒,没办法,我就只能直接带你过来,强行回魂。”叶修无奈说道,“而且灵魂波动那么大,我要不带走你,到时候招一堆恶鬼,我可对付不来。”
“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一个打一堆肯定不成问题啊!”苏沐秋嘲笑。
“呵呵,我要不用保护你,一个打十堆肯定不成问题。”
“……拖了你的后腿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救命之恩以身相报就行。”
“…什么鬼?!”
“收留我一阵子呗,我这样子得先在人间安顿下来。”
“哦对,你这个样子是什么情况?”
“我得施咒把波动压下来再把灵魂塞回去,解封了力量后变回原形。因为人间有限制,所以近期是变不回去了。”
“所以?”
“沐秋大大求包养。”
“好假,换个理由!”
“好吧,我最近离家出走,笨蛋弟弟在找我,但他们不能未经主人允许,进入活人的家或者近活人的身,所以想在你家避避难。”
“……”
“放心,你现在是活人,他们就算来找你,你不让他们靠近,他们就靠近不了的。”
“……怪不得要蹭我家,你这混蛋不会是早就计划好了吧!”
“…没有很早。”
为什么迟疑了一下,我看到了,你看别的地方也没用啊,没有很早是什么意思啊,很晚也不行啊,你果然计划了吧,你这混蛋!
苏沐秋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被吐槽刷屏了。
“哥!”
两人一惊,迅速转开话题说起了别的。
而苏沐橙按例每天来看看自己哥哥,结果发现本该昏迷的哥哥醒了,还在和别人说话时,一时间激动的不能自己。
“沐橙,别哭,我醒了,我没事的,你哥我这么厉害……”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妹妹后,苏沐秋感觉自己口干的要死,于是踢了踢叶修。
“快给我拿点水,我口渴。”
“这位是?”
“哦,这是我以前大学同学,听说我的事来看望我的,他家比较远,最近可能会住在我们家。”
苏沐秋边被叶修喂着水边说道。
“你好,我是苏沐秋的妹妹,我叫苏沐橙。”
“叶修,我是沐秋老朋友了,常听沐秋念叨你的。”
之后苏沐橙了解自家哥哥精神状态还不错时,大松了一口气,在拜托叶修照顾一下苏沐秋后,就去找医生了。
“呵呵,大学同学?”
“呵呵,我老朋友?”
两个人都互相嘲笑了一会儿。
“得了,以后在我家就好好呆着吧。”
“怎么同意了?”
不然咧,放你出去,报复社会吗……
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算一个好公民的。
“救命之恩,以身相报呗。”
End
================================
小剧场:
“话说你是不是看上我妹才决定蹭我家的,毕竟我妹那么优秀那么好!”
“……”
“但我为兄长,是不会同意的,人鬼恋是没有好下场的!”
“……”
“我给你说,你有什么一定要冲着我来,知道吗!”
“…呵呵。”